客服热线:   |  E-mail:

2019年彩霸王黑白图纸

【资料宝库】:十堰方言(2)

  “连门儿试试”(赶紧试试)、“好排场”(好得很)、“奏啥泥”(干什么呢)、“咋捂地(咋搞的)”、“麦又卸货”(不要乱喊乱叫)、“阔要过细”(可要留心)……稍稍留心,你就可以听到来自十堰五县一市的方言大杂烩,别有趣味。

  市民吴女士老家是郧西的,公公婆婆住在竹山,老公在丹江口上班学过一些方言,有时候,一家人在一起聊方言,很是热闹。“比如儿子要吃玉米糊,我们的叫法就各有不同,我们郧西话管它叫‘苞谷糊’,儿子用竹山话说是‘糊涂’,他爸回头又说那在丹江口叫‘苞谷糁’。”

  提到用方言交流,吴女士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:“回老家肯定要讲方言,不然就会让人觉得自己清高,显得格格不入。说方言最大的好处是,可以拉近与大家的距离。”

  对于一家三口能讲不同方言的现象,郧阳师专副教授江尚权觉得一点也不奇怪,“在十堰,每个县都有自己的方言,甚至是每个乡镇、村庄的方言都各具特色,真可谓‘十里不同音’。而在一些农村,甚至只隔一道沟,语言就有很大差异,所以十堰的方言很特别。”

  江尚权是国家级普通话测试员,对方言也有一定研究,他告诉记者:“从小范围来说,十堰城区普通话使用率比较高,但各县、乡镇的话,主要还是以方言为主。”

  很多市民朋友应该还记得,去年8月13日晚的七夕节,六堰人民广场播放十堰方言版《泰坦尼克号》。在这部方言版电影中,男女主角杰克和露丝用竹溪方言配音,旁白配音用郧西方言,房县、郧县、竹山、丹江口方言也都在不同角色中得以体现。

  当天,上万观众“愣是”站着在广场上将电影看完,在经典大片中听着熟悉的乡音倍感亲切,市民观看过程中,不时发出阵阵笑声。

  方言版《泰坦尼克号》的成功,归功于形式的新颖,而更重要的是方言的生动和形象,老少都能接受,有观众直言“土话听起来不仅亲切,而且风趣幽默,让这部影片顿时有了超强的喜剧效果”。

  其实,这并非是十堰方言首次进入影视剧。十堰电视台的栏目《拍古今儿》早在2007年就引起了市民的关注,作为参与拍摄系列本土作品的负责人之一,王海涛饶有兴趣地告诉记者,目前他们已拍了上百部本土影视作品,其中方言剧占到一半以上,吸引了说方言的群众演员上万人。“而作为方言剧的‘拍古今儿’,这名字本身就是十堰的方言。”

  2月9日,竹山拍摄的方言微电影《回家过年》成功上映,短短十几天,在优酷视频、新浪视频等网站上点击率近5万人次,“能看得出来,大家对方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”参与该剧拍摄的工作人员如是说。

  市科技局退休干部姚承祥和东风公司退休职工胡居云花5年时间搜集整理地方语言文化,正准备申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。姚承祥认为,十堰的方言丰富多彩,不仅存在于口头言语的表达上,还植根于地方戏曲、民谣、谚语和歇后语当中。目前,他搜集整理的111条郧阳地方民谣、982条歇后语、1191条谚语中,很大部分与方言有关,“这表明,方言在本地人的生活中有很深的历史积淀。”

  其中有专门对人物描写的,例如温热水(比喻性格不紧不慢的人)、戳祸精(比喻无事生非的人)、肉尖(比喻狡猾)、细法(精打细算)、嘹亮(精明能干)、甲板(固执)等等。

  描述动作的,比如怪宙作(做作)、拽那儿(呆那儿)、捂柴伙(上山打柴)、老不动(扛不动)、烂儿参(乱跑)。

  形容事物的方言,如旁河拉子气(有怪味)、麻麻亮(刚刚天亮)、旁旁臭(很臭)等等。

  歇后语中的方言,如“两个哑子睡一头——没拍(说)的”,由方言形成的民谣,如“板凳娃,两头翘,奶奶叫我逮疙蚤(跳蚤),疙蚤蹦,我也蹦,奶奶说我不中用。”

  还有郧阳二棚子戏、郧阳花鼓等地方戏,都是用方言唱出来的,感觉特别有意思。

  学生的答案:今儿感冒球了(lao),鼻子足球得很。篮球得上医院,那儿的医生水球得很。还要排球半天的队。

  老师让学生用“足球”、“篮球”、“排球”、“冰球”、“水球”、“网球”、“手球”造句,

  学生站起来用房县话说道: “今儿里感冒球了,鼻子足球得很,篮球得克医院;等到下午才克,排队排球了半天;医院里体温计冰球得很,那个医生还水球里很,治不了病。与其网球医院跑,还不如手球到屋里。

  郧阳地域文化底蕴丰富,对亲属及长辈的叫法也各有不同,对亲属和长辈,除正常的和全国各地相同的叫法外,还有许多和其他地方不相同的叫法,体现了郧阳独特的地域文化特色。连日来,记者就郧阳对亲属及长辈的叫法进行了调查,结果发现,对长辈叫法各不相同。

  记者调查中发现,在郧阳各地将母亲叫妈妈、将父亲叫爸爸是极为正常的现象,这和全国各地基本相同,而还有的则是将在单位工作或是生活在城市里的父亲叫爸爸,而在农村则多把父亲叫爹。

  “这是农村以前的一种传统落后思想,总是认为农民和有工作的人和城里人相比地位低一些,所以自孩子一生下来后,如果在农村,父母又是农民,就将父亲叫爹,以区分和城里人的差别。”采访中,一位市民这样说。而将母亲叫“妈妈”,一般是小时候叫得亲切一些,而随着年龄增长,则一般叫一个单词“妈”,还有些地方将妈叫得亲切一点,也许是发音不同,叫“猫(m)”的。

  在郧阳区有的地方,则将母亲叫婶而不是叫妈,这也较为常见。记者调查中发现,在郧阳区有这样一个家庭,父亲在兄弟中排行老三,他将父亲叫叔,将母亲叫婶,而叫其二爹叫爹,二妈叫妈。据这户人介绍,这种情况是由于其生下来后,二爹家将其看得很稀奇,二爹无子女,他就仿佛过继给了二爹,于是将二爹叫爹,将二妈叫妈,自己的亲生父母则改叫叔和婶。

  在郧阳区,以前有些地方更有一种将爹叫“爷”,将“爷”叫“爹”,不过这种情况现在很少见了。

  在郧阳区,一般将父亲的姐姐和妹妹叫姑,根据大小,往往叫大姑、二姑、三姑、小姑等,也有的叫姑姑,还有的则将姑叫妲儿,也分大小,叫大妲儿、二妲儿、小妲儿的。

  母亲的姐姐则自然叫姨,有大姨、小姨的称呼,姨的孩子们则是互相以老表相称,表姐、表妹、表哥、表弟,姑家的孩子将舅舅家的孩子称为舅老表,而舅家的孩子则将姑家的孩子叫姑老表,姨家的孩子互相称姨老表。母亲的哥哥或弟弟,一般叫舅舅,将舅舅的配偶叫舅妈,书面语就是舅母。而母亲的妈妈则一般叫婆婆,有的叫外婆,或者叫婆儿,也有的叫渭婆;母亲的父亲则被称为外公、渭爷,叫法不同。

  针对妈妈的妈妈各地怎么叫,秦楚论坛发布了一个帖子,不少网友在论坛上跟帖。

  网友“丘山王”留言称,在郧阳区刘洞,将妈妈的妈妈叫“渭(wei)婆”。网友“ylsyn”则称叫“渭婆,婆婆”。网友“郧江红”留言称叫“po儿”,发音为第二声。

  网友“风随心动”说,在郧西大部分地区称呼外婆叫“婆儿”,带儿化音;外公叫“渭爷”。该网友并且称,郧西无论生活习惯、地理环境都更接近陕西,自己一直不知道weiye两个字怎么写,以为是外爷两个字然后方言念成了weiye。

  网友“笑天下”称,在房县将妈妈的妈妈和爸爸叫“婆婆、渭爷”。网友“zhaozg”留言称,想起儿时一放暑假就去“大渭爷、大渭婆,二渭爷、二渭婆,三渭爷、三渭婆,小渭爷、小渭婆”家住,不知不觉一个暑假都过完了。网友“巴山一民”跟帖称,“叫婆婆,渭爷”。网友“whwn123”留言称,叫“婆婆,渭爷”。

  网友“心灵之扉”称,应是外婆和外爷,不是什么渭婆和渭爷,可能因为发音语速快造成听觉的偏差。

  网友“wei701”称自己是花果人,将妈妈的父亲叫“渭爷”,将妈妈的妈妈叫“渭婆”,该网友还一直以为“渭”是“未”。网友“相思红豆”称,地域不同,称呼有别。

  调查中,记者发现,根据各地风俗习惯不同,也就有各种不同的称呼,但都大同小异。

  记者从网上搜索关于“渭爷”、“渭婆”的来历发现,有民俗专家介绍几种常见叫法背后的一些故事。该民俗专家称,渭河流域的人都把舅家称为“渭家”,把外婆叫“渭婆”,这其实是有典故可循的。

  相传春秋时期,晋国公子重耳在国内遭受排挤和迫害,流亡秦国,他的姐夫秦穆公以至亲礼遇收留了他。后来,晋国政治稳定,重耳要回国即位。他的外甥、后来的秦康公,非常隆重地将舅舅送到渭阳。后世便用“渭阳之情”来表达甥舅之间的深厚情意,用“渭阳”指代舅舅,舅舅家就是“渭(阳)家”。于是,外婆自然就被称为“渭婆”,外公也就被称为“渭爷”了。

  该民俗专家称,“其实,‘外婆’、‘姥姥’这两个词早在古代就出现过了。要说方言,其实最初都可以称之为方言,只是最后变成约定俗成的东西,它就不是方言了。”该民俗专家举例称,像人们常叫的“爸妈”,古代叫父母,父母是正规的叫法没错,但是后来爸妈被广泛认可之后,就合情合理地跟“父母”两个字一样成了“正规”叫法。

  据2014年12月由崇文书局出版的《郧县志》在《方言》一节中亲属称谓记载,亲属称谓可分直系亲属、旁系亲属和个体称谓。

  直系亲属以父亲脉系为基础,以“我”为中心,上下各推四辈,共九辈,史称九族。直系亲属称谓,即九族关系称谓。

  郧县(今郧阳区)方言称谓叫老祖太爷,普通话为(下同)高祖父,老祖太为高祖母,老太爷为曾祖父,老太太(奶)为曾祖母,爷爷为祖父,奶奶为祖母,姑奶奶为姑祖母,爹(伯、大)为父亲(爸爸),妈为母亲(妈妈),大爹、二爹、爹娃儿或小爹为叔父,大妈、二妈、小妈为叔母,妲儿、姑姑为姑母,哥哥为兄,嫂嫂儿、嫂子为嫂,他、娃子他爹、当家的为丈夫,媳妇、内当家的、老婆儿为妻,兄弟为弟弟,兄弟媳妇为弟媳。

  方言姐姐普通话也为姐姐,妹妹普通话也为妹妹,儿子为子,儿媳妇为儿媳,女娃子、姑娘为女子,孙娃子为孙,孙子媳妇为孙媳,孙女子为孙女,重孙娃子为曾孙,重孙子媳妇为曾孙媳,重孙女子为曾孙女,重重孙娃子为玄孙,重重孙娃子媳妇为玄孙媳,重重孙女儿为玄孙女。

  郧县方言所称外(wei)爷,普通话为外祖父,郧县方言所称婆儿、外(wei)婆,普通话为外祖母,老姑太爷为姑祖父,表爷为表祖父,表奶奶为表祖母,舅舅为舅父,舅母(mo)为舅妈。

  据记载,郧县(今郧阳区)方言对一般人或亲属的称谓中存在有大量集体称谓。诸如,所有的男孩儿都称儿娃子,所有的女孩儿都称女娃(合音n)子;所有成人已婚男性统称男将,所有成人已婚女性统称女将;所有的上辈统称长辈或老辈子;所有的下辈统称晚辈;同辈男性女性统称姊妹。根据年龄大小不同有固定称谓,所有与祖父年龄相当的称爷爷奶奶或某姓爷爷、某姓奶奶。如李爷爷、王爷爷、王奶奶等;所有的小偷统称贼(zei)娃(w)子或三只手,所有的莽汉、痴呆、傻子都可称二球,所有的懒人都可称懒汉或黄鳝或懒婆娘,所有超过结婚年龄而未婚的男性可称光棍汉、光春汉儿,超过婚龄而未结婚的女性可称老女娃(n) 子、老姑娘等等。

  郧县:我第第(口袋)里头有两个个子娃儿(硬币),克(去)买个油果子(油条)吃。

  竹溪版丢手绢儿:Zhao、zhao、zhao手巾娃儿,悄悄儿滴zhao在娃子娃儿的后头,迈有迈有告诉她,溜门儿溜门儿逮住他。

  翻译:丢、丢、丢手绢,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,大家不要告诉他,快点快点捉住他。

  竹山:问:你后半儿有时间没,陪我去(ke)逛街(gai)买双鞋(hai)。

  答:后半儿要下雨,我哪都不想去(ke),我怕淋(chua)到雨,把新排排搞赖呆了。

  学生的答案:今儿感冒球了(lao),鼻子足球得很。篮球得上医院,那儿的医生水球得很。还要排球半天的队。

  丹江口:丹江口大桥上,华灯齐放,江风啸啸。一青年男士目睹此情此景,诗兴大发。哪知,第一句诗作刚刚出口,便引来桥上游人大笑。这句诗的内容是(前半句为普通话,后半句为丹江口话):啊!美丽的丹江口大桥啊!哟!我的帽子掉河里去(ke)了……

上一篇:中国传统文化的珍贵遗产 朱熹思想的资料宝库—

下一篇:【资料宝库】:中国最难读的100个地名

顶部